杀死虎精
2019-12-15 03:0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央鲁说:我一定要找到这个救命恩人,好好感谢他!既然这个人救了我的女儿,如果他还没有结婚,我就将女儿嫁给她。可是半年过去,这个英雄始终不露面。

人们从小石楼样救下来,同时拾起地上的刀壳和鞋子。姑娘被吓昏了,几天后才苏醒过来。央鲁问她发生的一切,她都记不清了。人们从掉落在地上的刀壳和鞋判断,一定是有人赶走了虎精救了样。可是,这人是谁呢?他又到什么地方去了呢?人们都不得而知。

祝迪郎听到楼上有什么滴落到河里的声音,将河水都染红了。他走近一看,是血!祝迪郎的眼睛都急红了!他嗖地一声抽出宝刀,向滴血的地方伸过去,大声说:是我爱人的血就滴在刀上,是虎精的血就滴在河里!立时三滴血滴落在祝迪郎的宝刀上,那宝刀红光耀眼,熠熠生辉。

居住在平坝的苗族是一个热爱自由、热爱生活、能歌善舞的民族。苗族有很多独特、奇异的风俗和节日,其中最隆重的节日之一就是农历正月的跳花节。苗族为什么要在农历正月举办跳花节呢?在平坝的苗族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

祝迪郎知道出事了,他摘下头帕,将长长的头帕向小楼的窗口扔去,头帕挂在窗口,他攀着头帕三二下就上了小楼。他看到地上一摊血,样抖淋淋地吊在楼梁上,虎精扑在地上喘气。他挥起宝刀朝虎精扑去,砍伤了虎精的尾巴。爱伤的虎精跑下楼,逃进了寨后的密林中。祝迪郎一心要为被虎精吃掉的悠报仇,杀死虎精,为民除害。他告诉寨里人赶快去救样,他顺着血迹钻进密林追赶虎精去了。由于走得匆忙,他的刀壳和一只鞋掉在小石楼上。

很久以前,整个世界洪水连天,淹没了土地,世界上只剩下了两兄妹,他们躲在一个大葫芦里,葫芦口用蜡封住。这个葫芦在洪水中漂流了许多天,也不知漂到什么地方。有一天,洪水开始退了,露出了山头,树梢。这个葫芦落到一棵大树丫杈上。老鹰在山头飞翔,它听到葫芦里的声音,那是人种在里面啊!老鹰把葫芦抓了起来,把它放在山顶上。现在葫芦细着腰,那是当年老鹰抓成的。耗子从地下钻出来,他听到葫芦里的声音,这是人种在里面。耗子啃着蜡,把蜡啃通了,葫芦里出现一股光芒。兄妹俩顺着光爬了出来。在荒凉的世界上,只剩下他们了。

人们又不停脚的往前赶,可惜始终没有遇见他们的爹娘,只是在山坡上看见了遍山红彤彤的马缨花,他们就在开满马缨花的地方定居下来。

天气炎热,祝迪郎走了很长的山路,满头大汗,口干舌燥,他们在树林里倾诉心曲,坐了很长时间。祝迪郎说口干,可是附近没有河,也没有水井。年幼的样想起父亲让她们看守的大黄瓜,跑回后园摘下了父亲留下来做种的大黄瓜,送给祝迪郎吃解渴。沉浸在甜蜜爱情里的悠和样两姐妹,早把父亲出门时嘱咐她们的话忘在了九霄云外。

他们遇到的第一件东西是土蜂,他们问道:土蜂弟弟,你看见我们的爹娘了吗?土蜂嗡嗡地飞来飞去,不理睬人,有一个人用树枝把它打下来,腰也断了。另一个人又把它拾起来,用马尾系好让它飞去。从此,土蜂成了细腰杆,见人就叮。

眼看一年的收成又要给害虫吃掉了,人们更加着急。这时,也就是六月初二这一天,有个叫甲娘的穷人忽然有了意外发现。她从外乡回娘家,没有带礼物,心里很难过。她边走边想,可是怎么也想不出办法来。当她走到自家的田垌时,愁得走不动了,就坐在田坎上休息。几个孩子见妈妈不走了,就跑到田里捉虫子玩,一下子捉了好几包。甲娘见了,突然想到,就用虫子做礼物吧。于是,她把虫子带回家,炒了给大家吃,大家都觉得清香可口。这一发现一下子就传开了。人们争着捉虫子吃。害虫数量大减,那年取得了大丰收。寨老们赏了甲娘三头肥猪,甲娘把猪杀了分给百姓。后来,甲娘死了,人们在田垌中间立庙,纪念甲娘,这座庙后来就叫吃虫庙。

从那以后,每年六月初二,仡佬族各村各寨都要杀猪过吃虫节。这一天,村上出嫁的姑娘都要回娘家,并且一路走一路捉虫。吃过晚饭后,人们都聚集到吃虫庙,唱歌跳舞。然后,排成长队到田垌游行。边走边捉虫,还插撒有鸡血的小白旗,表示对害虫示威,对甲娘纪念。

后生们纷纷上前,将刀住刀壳里插,将脚往鞋子里穿。可是,刀不是大了就是小了,脚不是长了就是短了,没有一个是央鲁要找的人。

五十个童男童女出生以后,妹妹一个人怎么哺育这些孩子呢?这时,飞禽走兽都来帮忙,它们把孩子一个个都领走了。我们彝族就是野马奶喂大的,所以我们彝族现在不吃马肉。五十个童男童女长大后相互婚配,就是今天彝族、汉族、苗族、回族、藏族、白族、傣族等几十个民族。各个民族都是同一个父母的后代。

金龟老人来到兄妹面前说:为了传人种,只有你们结为夫妻了。兄妹俩回答说:一个父母生的,怎么能够成亲?金龟老人吩咐说:人种只有你们两人,你们一定要成亲。兄妹二人很为难,哥哥想了一个注意,说:我们俩各在一方烧一炷香,问问天公地神,如果香烟升起来绕在一起,我们才能成亲。结果,香烟升起来,真的绕在了一起,但是妹妹坚持不肯成亲,哥哥又说:我们两人各在山头滚磨,如果两盘磨拢在一起合起来,我们才能成亲。他们又按照这样办了,结果两盘磨不偏不倚合拢在一起。那是,妹妹仍旧不肯成亲。妹妹说:我们在滚一次簸箕,如果两个簸箕不偏不歪,面对面合在一起,才能成亲。结果两个簸箕果然合在一起了。金龟老人说:你们还有什么可说,就成亲吧。妹妹再试也没有用,又说道:没有父母之命,没有媒为证,怎么能够成亲。金龟老人回答说:这阵人烟已经灭绝,那里找人?你看那棵松树就是你的父亲,那棵万年青就是你的母亲,那边那棵梅树就是你们的媒人。你们就成亲吧。兄妹俩再也坚持不住,为了传下人种,他们终于结成了夫妻。

每逢农历二月初八,是我们彝族的节日。这一天,男女老幼一齐跳舞,唱山歌,还要杀鸡煮肉庆贺,把,马缨花插到各处,这就是马缨花节的来历

传说古时候,仡佬山虫灾连年,五谷歉收。人们面对虫灾无可奈何。寨老们经过商议,悬下重赏:谁能除掉虫害,赏三头肥猪。红榜一出,首先是公鸡前来揭榜,它说:我起得最早,我能除掉害虫。谁知,公鸡到了田里,没吃到几个虫子,就被露水打湿了羽毛,打着哆嗦败下阵来。接下来,鸭子揭榜,它说:我的羽毛不怕水,我的嘴也大,一定可以消除虫害。可是,鸭子在水里游,害虫在禾苗上飞,它脖子伸得很长,就是吃不到几只虫子。最后,一个道士揭榜,他说:我的法术可以治虫害。他奋力施法,只是虫子哪里听得懂法咒,道士也败下阵来。

原来,祝迪郎追赶那只虎精,进了深山老林,他翻了九十九座山,过了九十九条河,终于将虎精杀死在老黑林。他回到家,听到了央鲁开花场嫁姑娘的事,就赶到花场认岳父来了。人们也解开了心头的谜团。

年幼的样看到虎精吃掉了姐姐,吓得赶紧爬到楼顶的横梁上不敢下来。虎精吃掉了姐姐还想吃妹妹,可是横梁太高,它跳了几次都够不着,累得扑在地上喘气。

人们又继续向前走,遇到一棵罗汉杉,人们问道:罗汉杉大哥,可见我们的爹娘?罗汉杉回答说:刚才还在这里乘凉呢!人们高兴起来,爹娘找到了,人们感谢罗汉杉说:谢谢你,将来你断了枝,被砍倒了,根还会再发起来。因此,现在即使罗汉杉只剩下一点仍旧会再发芽。

很久以前,在一个叫燕楼的地方,住着一位叫央鲁的苗族老人。央鲁勤劳朴实,治家有方,良田千亩,牛马成群,楼堂豪华,富甲一方。央鲁善种黄瓜。央鲁种的黄瓜又大又甜,人人看到都会流口水。央鲁种的黄瓜不许人碰,更不许人偷吃。谁要是偷吃了他种的黄瓜,央鲁就特别生气,要对天诅咒。央鲁的诅咒特别灵验,每一句话都会应验。因此谁也不敢碰央鲁种的神瓜。

过了十二个月,妹妹有了身孕,生了一胎,可惜不**形,是个肉团。怎么办?妹妹埋怨哥哥,哥哥埋怨金龟老人。这时金龟老人又出现了,他笑嘻嘻地前来向兄妹俩贺喜:你们已经产下人种了。说罢,抽出宝剑,一剑劈开肉团,出现五十个童男,五十个童女。那一张包着人种的肉皮还流着血呢,金龟老人用剑一挑,甩在旁边的一棵小树上,从此这棵树就开出了红彤彤的马缨花。这天正是农历二月初八。

后生们早就知道央鲁家的两个姑娘美若天仙,特别是样,她的美能让月亮都羞得藏进云里;央鲁家楼高院大,牛羊成群,富甲一方,若是能做他的女婿,那是天大的喜事!

三天后央鲁回来了,第一件事就是到黄瓜地里去查看他选留的种瓜。他发现黄瓜不见了,气冲冲地回家,把两个女儿叫来,大声呵斥:叫你们看好我的种瓜,为什么不听话?我的种瓜是不是你们偷吃了?悠和样知道父亲管教她们非常严历,要是承认偷摘了黄瓜,定要被父亲重重打上一顿。因此姐妹俩都说没有偷摘黄瓜。央鲁又认真地对她们说:要做诚实的孩子,要是你们偷吃了黄瓜就说,要不是你们偷吃了黄瓜我就要诅咒了。悠和样都说没有偷摘黄瓜。于是央鲁就气冲冲地对天诅咒道:哪个偷吃了我的黄瓜,就让老虎把他吃掉!

从此,正月初八便成了苗族的跳花节,年年到这一天,苗家人都要到花场上来,看后生、姑娘们跳芦笙,希望他们找到意中人,一直流传到现在。

花场一直跳了两天,那杀虎的英雄一直没有出现,央鲁有些着急了。第三天花场快散的时候,山上来了一个后生,身材魁梧,虎背熊腰,步履沉稳,但英俊的脸上布满愁云,头发乱蓬蓬的,好像很久没有洗脸洗头了。人们认出了这后生就是猎手祝迪郎,都给他让开路,祝迪郎走到花树下,将手里的宝刀插入刀壳,将无鞋的那只脚伸进鞋子,毫厘不差,天衣无缝!人们才知道他就是那杀虎的人。

祝迪郎和样喜结良缘,终成眷属。央鲁摆了三天三夜的酒,大宴宾客。远远近近的人们都来喝牛角酒,一是祝贺样和祝迪郎美女配英雄,二是祝贺央鲁找了个好女婿。

第二次遇到的是松树,他们问道:松树爷爷,我们的爹娘那里去了?松树不耐烦地回答:我没有看见,什么爹娘,我肩膀倒下来就把他们压死了。人们说:好,等人丁兴旺起来,你长一棵就砍一棵。所以,今天造房子都用松树。

人们又继续向前走,遇到一个小蜜蜂,人们问道:小蜜蜂,你可看见我们的爹娘?蜜蜂说:刚从那个丫口过去。人们高兴地说:好心的蜜蜂,今后人们繁衍起来,你就同人们一起住吧。蜜蜂回答说:那太好了,如果我能和人一起居住,我每年还要给人上一点粮呢。所以,现在每年人们要割一次蜂蜜。

祝迪郎离开悠和样已有一段日子,他心里非常思念悠和样。这一天,他背上弓箭,带着宝刀,到燕楼来找悠和样。他在寨里听到姐妹俩的遭遇,非常着急,生怕她们有危险,急忙来到河心的小楼下。他大声地喊着悠和样的名字,楼上楼下冷冷清清的,只有河水哗哗哗的声音。

第三次遇到的是棕树。人们问道:棕树哥哥,你看见我们的爹娘了吗?棕树回答:没看见,要是看见,就剥了他们的皮。人们说:哼,有一天人多起来,肯定要剥你的皮。所以,现在每年都要剥一层棕树的皮。

这一年,央鲁种的黄瓜成熟了,黄瓜地金灿灿的一片。央鲁请来全寨男女老少帮忙收瓜,大筐小筐地收了一大堆,黄瓜都快收完了,只剩央鲁精心选种的一篷种瓜。第二天,秋高气爽,艳阳高照,央鲁带领他请来的人,肩挑马驮,前往当地最大的集市嘎楼嘎桑卖瓜,只留下悠和样两姐妹看家。临行时央鲁对两个女儿再三嘱咐,要看好家,尤其要看好后园他选留的种瓜,千万不能让人偷吃了。

央鲁一定要找到那个救自己女儿生命的人,他想了几天几夜,想出了一个办法:开花场跳花,让远远近近的苗家后生都来跳芦笙,这样或许能够找到那位杀虎精英雄。央鲁选了正月初八好日子,在天顶山开了一个跳花场,放出话让四面八方的后生到花场来跳芦笙,他要选女婿嫁姑娘。正月初八那天,人们都到燕楼来了,天顶山花场人山人海,热闹非凡。央鲁在花场正中栽了一棵花树,在花树下摆了一只刀壳和一只鞋子。他放出话说:后生们谁的刀若是正好能放进刀壳,脚正好能穿上鞋子,他就是我的女婿。

大家吃了晚饭就睡下了。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只大老虎到央鲁家房前来吼叫,吓得悠和样抖淋淋的一夜睡不着觉,非常害怕。第二天,她们跪在父亲面前把偷摘黄瓜的事说了,央鲁也后悔发了诅咒,但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了。大错已酿成,保住两个女儿的命要紧,怎么应对这件事?最后,大家商量出一个办法:在寨子旁边的大河上建一栋石楼,让悠和样住到里面去,老虎就吃不到她们了。全寨子的人都来帮助央鲁建石楼,砍的砍木头,运的运石头,不几天一栋三层高的小石楼就在河心建起来了。小石楼不留门,只有一扇窗子,悠和样住进去,每天都有人送饭到石楼下,姐妹俩放下长长的绳子,用一只小竹篮将饭菜吊上去,每天晚上老虎都在河坎上望着河心的小石楼吼叫,可是老虎过不了河,也上不了小石楼,悠和样安安全全地在小石楼里过日子。

苗族有一个传统习俗,女青年在乡场上或在节日庆典中认识男青年,要邀到家里去,在月下谈情说爱吹芦笙。央鲁早年丧偶,膝下只有两个女儿,大的叫悠,小的叫样,都长得如花似玉,漂亮无比,是燕楼一带有名的美人。悠和样姐妹俩都同时爱上了有名的猎手祝迪郎。祝迪郎高大魁梧,英俊潇洒,因常年打猎风吹日晒,皮肤黝黑,人们都叫他黑后生。悠和样经常将祝迪郎邀到家里去互诉衷肠,第二天姐妹俩又将他送出寨子,两情相悦,难依难舍。

央鲁走后,两姐妹把大门关好,在家中绣花。这时,她们听到寨后树林里传来悦耳动听的箫筒声,勾人魂魄。这是黑郎吹的箫筒,他来玩月亮。姐妹俩知道是祝迪郎来了,喜出望外,急忙梳妆打扮,到寨子后面的树林边去会情郎。

那只老虎不是一般的虎,是一只能呼风唤雨会变化的虎精。它每天藏在树林里看人们给悠和样送饭,看啊看啊,它有了一个主意,它变成一个送饭的人,用一只小竹篮装着热气腾腾的饭菜,来到小石楼前。虎精用尾巴在石墙上拍了三下,悠和样不知是虎精,以为是送饭的人,就将绳子放了下来。虎精攀着绳子进了小石窗,悠还没有反应过来,虎精回复了本相,向悠扑去,将悠扑倒在地吃掉了。

人们追到水塘边,遇到一棵杨柳,问道:杨柳姐姐,可见到我们的爹娘?杨柳回答:看见了,刚才还吃水。人们兴奋地说:好心的杨柳,你一定会有好结果,处处生根发芽。从此,杨柳树十分好栽,怎么插都能活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iosdj.cn天津银河国际购物中心乐天,西安银河国际会所小费,西安银河国际会所小费版权所有